欢迎登录中国(南方)学术网 | 学术研究杂志社

国际移民研究的理论走向

时间 : 2013-11-08 来源 : 本网原创稿 作者 : 中国(南方)学术网 【字体:


国际移民本身是跨国社会互动的一种基本形式。根据联合国经济与事务委员会提供的统计数据,全球跨国移民总数从1990年的1.54亿上升到2010年的2.14亿,预计在2050年将高达4.05亿。当今世界已进入“国际移民的新时代”,由此带来的社会变革和社会发展的问题引起国际移民研究学者的广泛关注。

传统国际移民理论发展分为移民动因、移民过程与移民结果三大研究领域。移民动因关注跨国人口流动的动因问题,主要理论包括经济论与世界体系论。经济论认为移民决策不是由孤立的个人因素所决定的,而是由人际关系产生的、以家庭为单位的集体决策。世界体系论则从国家的层面分析移民动因,强调资本雄厚的、在全球经济中处核心地位的国家对资本贫乏的、处于边缘地位的国家所形成的相互依赖关系对跨国人口流动的影响。

关于移民过程的研究,移民系统论指出,移民潮会导致一些较为稳定的移民系统,以推动或制约移民的流向和进程。移民网络理论则认为在持续不断的移民过程中逐渐形成了社会网络,进而推动后来的人口流动。组织结构理论指出,国际移民的进程一经开始,便会产生一系列服务于移民的各类私人企业组织、自愿团体和其他非营利组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服务于移民的组织进而发展出一种相对稳定的、有助于移民取得进入外国劳动力市场机会的组织机构,甚至生成一种移民产业。因果积累论则指出,每一次的移民行动都为后来的移民决策提供根据,进一步扩大移民的社会范围、改善移民方式、提高移民效率。

有关移民结果的研究,最有影响力的理论包括古典同化论、多元文化论、分层同化论等。古典同化论认为,随着移民在移居地居住时间的延长、语言和文化的适应、社会经济地位的改善,移民最终将会融入到移居国的主流社会。多元文化论则强调,不同的族裔身份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是难以完全被同化的,移民群体会按照各自独特的文化方式逐渐适应移居国的文化。分层同化论则指出,当代移民的社会适应和社会融合的结果是多向而不是单向的,其中包括:摒弃本族裔文化而融入移居地主流社会的中、上层;摒弃本族裔文化而融入移居地边缘社会的底层;有选择性的同化并利用本族裔资源和文化优势向移居的主流社会融入等三种不同的模式。

此外,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日益加剧,国际移民数量持续增加引起了学界对祖籍地的兴趣。国际移民汇款研究从这个角度补充了传统移民理论的不足。国际移民汇款研究包括对汇款动机与效果的研究。

针对汇款动机,学术界主要从利他、利己、隐性家庭合约、社会地位等角度进行分析。利他主义理论认为,移民的跨国汇款是为了顾及汇款者的家庭成员在家乡的日常生活和消费需求。利己主义理论认为,移民的跨国汇款主要是受个人的经济以及金融利己主义原因的驱使。而隐性家庭合约理论则认为移民家庭由移民成员和留守成员组成,移出的家庭成员和选择留在家乡的其他家庭成员相互之间建立一种隐性合约,以维护家庭的两地生存的基本需求和共同利益。一些社会学学者则从社会地位的角度提出移民汇款是移民提高自身社会地位的一种途径。

针对汇款效果,部分学者以研究移民依赖性为重点的微观分析法讨论国际汇款对地方社会经济体系的负面影响,指出汇款促使人口更为频繁地流动从而破坏了传统的地方社会和文化习俗。另一些学者则着重于国际汇款对于原来社区的发展以及克服市场弊病对社区发展的研究,认为移民决策和汇款使用方式是家庭生存战略决策的组成部分。

总体上看,传统国际移民理论主要关注的是人口由祖籍地到移居地的单向度、直线性的流动。但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国际移民在移居地建立起新家庭、新社区的同时,与祖籍地保持着频繁而有序的金融、产业、贸易、文化、政治等联系。在这一背景下,“跨国主义”注意到国际移民在祖籍地与移民地之间的双向流动。

根据跨国主义,移民个体因素、祖籍地经济发展水平以及移民在海外族裔聚居区的状况,影响着移民的社会地位并对其祖籍地与移居地社会发展产生影响。而移民个人的人力资本,如教育、双语能力、职业技能、公民身份,以及主要人口特征,如年龄、性别、婚姻状况等,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跨国实践的形式和规模。

有研究发现低教育程度与低技能移民的跨国实践往往指向祖籍国。他们一般会将汇款定期寄回家乡,用于支持家庭与亲属、购买土地或房子以供他们的跨国生活,或者在家乡开办一些小型的企业。这些方式可以帮助他们实现“社会地位补偿”。

而受过高等教育和有较为稳定高薪工作的移民则会更好地利用他们的技能、双语优势以及社会网络来获取更多的物质回报。

祖籍国和家乡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导致了移民群体跨国实践活动模式的不同。比如,当祖籍国还处于工业化与发展程度初期阶段时,移民的跨国活动主要是非正式的贸易。相反,在一些比较发达的祖籍国或祖籍地,跨国活动通常是正式和大型的,包括进出口贸易、跨国信贷以及知识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等。这些跨国经济活动对于祖籍国的政策有着积极促进的作用。许多国家已经变得越来越依赖于移民汇款以及经济投资,并将其作为外汇储备、国际贷款以及资本流动的重要支撑。

与此同时,跨国主义也给家庭以及家乡发展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最明显的表现形式就是移民汇款。移民国际汇款的急剧增长改变了传统的观点。官方报告显示,全球的海外移民汇款流量预计将超过4400亿美元。2010年海外移民汇款最大的移居地为印度、中国、墨西哥、菲律宾和法国。移民的国际汇款不仅包括用于支持侨眷生活的侨汇和物质,还包括宗教馈赠、政治馈赠以及社会馈赠(流动于移居地与祖籍地的观念、行为、身份认同以及社会资本)等。

但是,国际移民对于祖籍地与移居地的社会发展究竟产生多大或怎样的影响不能一概而论,就海外华人移民与中国的情况来说,自中国实施对外开放政策,放宽华人移民政策以来,广东、福建两省在“地区倾斜”优惠政策的支持下,从海外华侨华人那里得到了启动经济增长的资本,从而获得了其他地区所不具备的先行一步的优势,也为中国应对经济全球化发展、迅速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开辟了一条捷径。基于此,从事海外华侨华人、国内侨眷家庭以及跨国主义研究的中国学者大多从积极的方面来研究移民对于侨乡社会发展的影响,主要探讨华侨华人对侨乡的侨汇、投资和捐赠,对侨乡乡镇企业、文化教育、公用设施、医疗卫生、福利事业发展的促进等。

当然,国际移民与社会发展的关系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而是受到各种复杂的社会因素的交互影响。其中,海外华人移民作为当代国际移民浪潮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应走出传统的华侨华人研究的民族主义和乡土情感的旧模式,在国际移民的框架下来探讨海外华人移民与离散华裔所具有的普遍与特殊意义,及其给社会变迁与侨乡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

总体上看,跨国主义理论在古典国际移民理论以及移民汇款研究的基础上,发展出一种超越民族国家的疆界、双向流动的研究模式,但这远远不是终点。

从宏观层面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讨祖籍国与移居国的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移民跨国主义中所扮演的角色。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开始重视如何完善并利用海外移民资源和新型的跨国移民网络。而从微观层面来看,国际移民以及跨国主义给微观的移民个体、家庭所带来的社会影响是不容忽视的。

此外,国际移民与族群或群体关系也是移民研究的另一重要课题。

 

[作者单位]周敏,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社会学系;黎相宜,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

 

手机版 | 归档 | 关于我们| (粤ICP备14048290号 )

主办:学术研究杂志社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618号广东社会科学中心B座7楼学术研究杂志社 

邮编:510635

© 学术研究杂志社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